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要人陪的大叔
因為眼鏡真的很重
所以又跑到公館的眼鏡行找人修理
順便想弄一支有度數的墨鏡好帶回美國開車用

去了眼鏡行 很不巧的是上次那大叔在上班
其實有一群人...但是大叔馬上站起來跟我說話...

"媽的..." 心裡這樣想

但是嘴裡還很客氣的問有沒有太陽眼鏡在減價的

"有有有" 大叔熱心的幫我介紹幾款窄粗框的眼鏡
"呃...有沒有一點的 開車帶小框不怎麼舒服"
"那就這些..(大叔手一指) 你自己挑挑看"

"你還是再驗光一下好了 這一帶就要去美國的 度數不對不好換"
"喔" (我跟著大叔腳步上樓去驗光)

上樓的時候 果然不出我所料..
"妳怎麼都沒打電話找我出去玩?"

驗光時..
"你戴眼鏡會不舒服 對不對?"
"嗯...剛開始頭會暈 現在是感覺鼻樑被壓得很痛"
(檢查了一下)
"小姐...你這度數太深喔...你視力大約只有225 可是你眼鏡配將近300"
"你在哪裡配的?"
"你們這裡啊"
"那度數是錯的喔...你最好在重配鏡片喔"
"喔...那我要跟我父母講"
"那...你先戴這看看 戴個10分鐘 看頭會不會暈暈的"
"好"

出了驗光室 我還是戴著那很厚重的驗光用眼鏡
"嗯..你怎麼都沒有打電話給我? 我不是給你手機電話了?"
我被問傻..又不能說"我並不想約你出來啊"
"喔...因為我待在家" 找理由搪塞
"這樣好了...墨鏡的鏡框就打四折給你 然後鏡片配的話就加700元, 這樣對你很好吧?"
"喔..嗯..是" 我隨意的點頭..
"那你要怎麼報答我?" 大叔問
"啊?!"

老實說..我真的被嚇到了

"我..我唸書給你聽好了" 頭低低的也不知道臉要往哪裡擺
"也可以啊.. 你好像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嘛..有去過故宮嘛?" 大叔繼續問
"呃 沒有 但太遠不想去"
"這樣啊...我們可以去MTV啊 我就當你一天的男朋友好了"

大叔啊..你真以為你20歲嘛?
就是跟你一對一出去我會怕啊!

"你在美國有沒有男朋友?"
"有啊" 我笑
"有喔?!" *幹! 你幹麻一付不信任的樣子啊*
"嗯"
"進展到哪裡啊?" ..........*這又干你鳥事啊? 我有一打孩子也不甘你的事*
"呃..."
"接吻有吧?"
(我點頭)
"性關係呢?"

我嚇了一跳 搖頭...
原本要說.."這不甘你的事"
不過這好像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
先生...我跟你不熟吧?
真不敢相信台灣人會問的那麼白

不過大叔好像會錯意了
"沒有啊..嗯..那很單純啊"

"喔..嗯..是啊..很單純.. 他對我好就好了"
"那 我可以當你一天的情人啊.. 我下班很睌 要在十點半後"
"呃...這.."

大叔自顧自的繼續說
"太晚了對不對? 你能在外面過夜嘛?"
"不行!" 我大概這是第一次那麼快回答問題吧
"這樣啊..我下次休假是17號..我們可以出去玩啊"
"喔...在看看啦...我看家裡忙不忙" 我應付著說

然後..寒喧了幾句
我幾乎是落荒而逃的出了眼鏡行

回來跟父母報告...
居然沒有人想救我的意思

還跟我說: "這樣的價錢太貴了一點...妳改天去講價吧"

我的心情..只有幾個字形容:


幹在心裡口難開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哎呀哎呀...那家眼鏡行還是別去了吧?

哪有父母這樣回話的

遇到這種人還是直接用暴力解決比較快(或許是因為這種個性,平安的長大過了23年的人)
這只能說我生性懦弱 討厭跟生人打屁吧

父母親還跟我說人心險惡
所以平常就要被訓練成懚一點
不要被這種小case影響

不過我聽了以後心裡還是很幹就是了
(以下用詞不雅閱讀請小心)







那傢伙很明顯在找砲友吧,還是ONS那種。

改編癢了,又先入為主地認為外國回來的比較好上;
誤以為妳沒做過,又爽到以為能開苞。



要不然就是個純愛嘴上佔便宜的六點半(短針)。


但無論如何他都已經達到性騷擾的標準了。






媽的,爛雞雞啦死賤種。
M獎下次帶個錄音筆過去把他說的話錄下來啦,
然後公佈在PTT特板上,他馬上就紅了。
*無力*

看到某L留言就知道要做好心理準備了


不過妳這次留言還真讓我臉紅咧...
果然罵人不留情啊
我有妳一半就好了
爛去,咱們的想法難得一致! (同仇敵愾)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